国际油价跌破每桶30美元,浙企如何应对?

3/23/20浙江在线

  “这是刚研发的新品,用料还是很足的。”台州谦诚包装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新见拿起两个奶茶桶对敲了几下。“砰砰砰”,桶体撞击的声音很大,似乎有意让人感受塑料的厚度。相比平时生产的重量不到10克一个的塑料奶茶杯,这次新开发的产品重约100克。在塑料杯瓶行业内,有“一克一分钱”之说,这样十倍级的“大手笔”投入,在千方百计降成本的当下,似乎不合常理。

  陈新见之所以“不计成本”推出新品,“跌跌不休”的油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此前由于新一轮原油减产的谈判意外崩盘,国际油价一度大跌超30%,由每桶50美元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由此引起的蝴蝶效应,迅速向众多依附石油的产业传导。产业链上的每个企业都几乎毫无例外地在考量油价这个变量的威力。浙江企业也不例外,他们正在各自晃动的“奶茶桶”中找到最具价值的“珍珠”。

QQ截图20200323043638.jpg

  跌出来的“利好”

  3月16日晚9时27分,布伦特原油价格跌破30美元每桶,为2016年2月11日以来首次。有观察人士分析认为,油价有可能跌到每桶20美元左右,甚至会跌至每桶10美元左右,这将对不少行业带来较大冲击。

  具体来看,国际油价暴跌,掀起的波浪直接会冲击到石化化工、航空航运、快递物流、汽车制造、替代能源等一系列产业。多位业内分析师向记者指出,浙江这些年迅速成长起来的聚酯涤纶化纤、橡胶制品、塑料制品等产业,受到的影响会更大。

  记者查询全球纺织网发现,从3月4日至17日,几大主要化纤原料中,粘胶短纤从9620元/吨降到了9550元/吨,而涤纶短纤已经从6415元/吨一路下降到6100元/吨。而奶茶桶所用的主要原料是PETG(共聚酯),全球塑胶网显示,其中某一牌号现货在3月份每吨已便宜了11.7元,可以多支付7.5个2L装奶茶桶的原料成本。台州谦诚奶茶新品的底气显然在此。

  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油价暴跌将使国内一些企业原料成本大幅降低,利于行业扩大生产,降低产成品价格。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在全球疫情、消费疲软等多种因素综合影响下,短期内这一利好并不会迅速传导,或者说终端消费者未必能迅速感受到。

  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塑料产品离不开石化提供的基础原料。台州的塑料日用产品在全国市场占有率已达到七成左右。台州塑料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吴丹萍说,目前,塑料垃圾桶、防疫所用塑料用品等生产企业生意比较正常,由于原料成本下降,成本压力减轻不少;但其他家居塑料用品的企业因销售放缓,库存积压比较严重,尤其是出口企业订单多延迟交货或干脆取消,整个产能还没完全上来,对原料成本的下降直接感受并不明显。

  成本占比不同、上下游供需不同等因素,都在影响着企业的抉择。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饮用吸管生产企业。董事长楼仲平分析,这一轮油价下跌,对塑料吸管行业来说,大概有40%的正向关系。也就是说,如果油价下跌10%的幅度,塑料吸管的原料成本约可减少4%。这一幅度并没有一般人想像的那么大,不过分析人士称,只要能抓住,这对诸多只赚几个点利润的塑料厂商来说也是重大利好。

  油价暴跌并不是独自行动,而是叠加多重因素的“立体式”冲击。一位向非洲出口化纤面料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产品销往尼日利亚等几个产油国。油价一跌,几乎拿石油当“现钞”的对方,购买力随之下降。加上库存积压、汇率波动,这位负责人对记者大吐苦水。

  南华期货咨询服务部能化分析师袁铭分析说,目前市场恐慌情绪还未消散,一方面,海外疫情仍然处于发酵阶段,全球经济正在遭受打击;另一方面,需求减弱叠加供应的无序增长,供需失衡仍将进一步施压。
  石化产业链震荡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数据显示,3月9日至15日,中国原油综合进口到岸价为407.712元每桶,周环比下降3.36%。

  油价波动传来,已经一片忙碌的舟山绿色石化基地似乎更加繁忙,总投资1730亿元的国际绿色石化基地炼化博猫棋牌项目将于今年建成投产。

  浙江正在打造集成全国乃至全球资源,构建数万亿元级的石化产业链和价值链体系。目前,浙江已形成从原油加工到有机化学品再到合成材料的完整产业链,行业规模位居全国第四位。

  国际油价的点滴波动,都会对浙江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这次油价波动中,不管是利用期货工具套期保值“未雨绸缪”,还是冷静观望“按兵不动”,都显示一个石化经济大省的内功和定力。

  作为一个动辄千万元计价的行业,石化行业对风险管理要求很高。期货市场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互动因油价波动再次加速。浙江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副所长张小茜告诉记者,从业界报告来看,去年我国套期保值企业数量有明显增加,甚至出现超额套保,说明企业有效利用衍生品进行套期保值正在大大增加。国内能源衍生品期货虽然2018年才上市,但2019年的交易量已进入国际前列,2019年国内多个能源类衍生品交易量居前20位,增长很强劲。目前行情下,大家更多表现出利用油价下跌增加库存还是应对危机保留流动性的权衡。

  永安期货研发总监王金告诉记者,得益于丰富的人才储备,期现结合已经成为浙江石化行业的一大特色。而衍生品工具的应用也正帮助浙江石化企业稳定生产经营,抵御价格波动,渡过行业难关。

  正是由于这种定力,当记者问到这一轮油价暴跌是否会再次引发多年前那种疯狂投资时,多位业内人士给出“否”的判断。

  浙江的化学原料行业一龙头企业的市场部负责人很肯定地说,一方面,近年来我国沿海多省市都在大力发展石化产业,市场供应相对饱和;另一方面,在本轮油价波动之前,国际原油价格已有20美元每桶的降幅,导致下游厂商的心理预期都比较低,即使如今油价处于“地板价”的边缘,大家更多还是观望。更重要的是,经过前几轮的市场洗礼,投资者已经变得更为理性。

  浙江闰土股份有限公司是纺织染料行业的龙头企业,始终紧盯着上游产业市场行情,并对国际原油的价格变化及时调整经营策略。当记者问及总经理徐万福对原料价格波动的看法时,他分析说,目前上游厂商有不少在观望中,他预计纺织业主要原材料PX、PTA会有10%至15%的下跌空间,但整体不会跌太多。他强调说,根据市场需要及库存情况等多个因素来把控经营脉络是门技术活,“我们采购部门正在紧紧‘盯牢’中”。

  宁波、杭州、嘉兴三市是浙江石油化工发展重点市,销售收入占全省石油化工的8成以上。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嘉兴港区开发建设管委会等省内重要石油化工园区的政府部门已在开展调查,采取应对举措。鉴于石化行业对实体经济的重要影响,政府部门也在最近的“三服务”、复工复产工作中,把协助企业应对国际油价波动纳入“考试”范围。
  浙企博弈冲击波

  油价暴跌带来的冲击波,不仅在于产业链相关产业企业的成本售价控制,更在于市场竞争砝码的调整。嗅觉灵敏的一些浙江企业正在紧密观察每一点可能出现的变化。

  如何真正把握这一轮油价暴跌?“不让好事变坏事”,是很多业界人士最关心的。楼仲平分析说,油价暴跌产生利好,但并不意味着企业可以“坐享其成”,其产生的价格下降压力也很棘手:如果不降价,确实可以提高利润,但万一同行降价或替代产品降价呢?如果盲目降价,在消费需求不足的大背景下,很容易出现总产值下跌。

  成本降了,是不是该马上降价让利?陈新见也权衡过。但他这一行本来就是“薄利多销”,他更愿意把利润空间转为更好的产品。眼前桌上这一溜新出产的奶茶桶就是他们的新产品,有红、蓝、黑3色可选,在型号、口径上的类别也更多。

  化纤属于石化产业的中游。下游还有纺织业织造。油价波动的逐级传导,不可避免带来下游对于价差的不同判断,并随之形成不同的市场格局。

  一位在绍兴从事化纤面料生产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粘胶短纤的价格相对坚挺,说明今年服装厂重点会推这类面料,原料需求量相对较大,这次因油价适当下调价格,将吸引更多厂商加入。而涤纶短纤的价格较大幅度下跌,则会吸引另一批服装厂借低成本拓展市场份额,从而“逆向”影响到消费市场。

  “这些年,台州来了好多期货公司,也开始有会员单位在搞套期保值了。”吴丹萍说,陆家嘴、钱塘江的期货风已经吹进了这个“制造业之都”。那些前店后厂的“蓝领”老板通过各种形式与金融公司“金领”的手握在一起,即使一只小小的奶茶桶,也可以在油海里漂得更远。

  龙头企业看到了“江湖地位”巩固和提升的机遇。全球化纤龙头企业恒逸石化表示,油价暴跌,不用过度恐慌,长期来看,化纤产业下游需求是刚性的,成本下降有利于刺激需求增长;待疫情缓和油价反弹后,企业的库存损失又会转为库存收益。而且,短期内风险叠加爆发,行业内僵尸企业加速退出,对于连续生产型企业的竞争更加有利。

  绍兴一家中等规模的纺织企业经历过油价多次大起大落。该企业负责人表示,油价大跌固然使原料购入价低,但产品成交价也一定会随之走低。在这个充分竞争的纺织品市场交易中,因原料价差带来的利润一定会被迅速稀释,难以成为企业的利润差。相比而言,他更担心国际油价大跌后一些石油输出国居民的购买力下降,从而间接影响到采购商的订单。

  专业人士分析,加速出货、减轻库存积压将成为基调之一。这也是国家和地方出台促进消费回补政策的“靶向”所在。

  油价波动勾起其他产业的紧密联动,也被乐观者认为正在推动经济复苏。比如,航运或将走出低迷。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中东-宁波运价指数3日内大涨 90点。这一方面反映了东北亚炼厂对廉价原油的储存力度加大,同时航运公司因油价大跌,其成本占比5成的燃料费用大降。这对于正在朝着世界级港口集群、世界级绿色石化产业集群迈进的浙江来说,将会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24小时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