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清东衡村:钢琴之乡筑梦记

9/17/19杭州日报

1985年,湖州第一家、全国第五家钢琴厂——湖州钢琴厂在洛舍东衡村成立,我是第一任厂长……

       

1985年,来自上海钢琴厂的技术员和湖州钢琴厂同事合影。

2019年9月9日,王惠林在东衡村钢琴众创园。


       前几天,我和德清洛舍镇东衡村党总支书记章顺龙闲聊,得知一个好消息——上海钢琴有限公司要和我们洛舍镇的浙江乐韵钢琴有限公司联合办一个新的企业——上海斯特劳斯钢琴有限公司,就落户在东衡村的钢琴产业园里。目前已经签好合作意向书,9月19日将正式签约。

这个消息让我感慨万千!上海钢琴有限公司,原来叫做上海钢琴厂。35年前,我带头在洛舍镇筹办湖州第一家钢琴厂。为了说服上海钢琴厂的技术员辞职来洛舍,开出了月薪250元、外加1万元生活保障金的待遇。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上海,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经过近一年的沟通,4名钢琴技术员终于在聘用合同上签字。

那是1984年,我担任洛舍镇玻璃厂厂长。一次我到上海出差,偶然发现上海市场钢琴奇缺,买一个钢琴要凭票,票还很难弄到。我了解到,当时全国钢琴年产量不到5000台,杭州也只有解放路百货商店有一架钢琴。

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靠朋友介绍,我结识了上海钢琴厂几个钢琴技术员,谈起在洛舍创办一家钢琴厂的想法。他们很支持,还跟我来到洛舍实地考察,最后选定了东衡村的一处山坡地作为钢琴厂的厂址。

1985年,湖州第一家、全国第五家钢琴厂——湖州钢琴厂在洛舍东衡村成立,我是第一任厂长。其中,厂里25%的工人都是东衡村里的年轻人,我们的钢琴厂让村里的劳动力实现了家门口就业。

那年春节一过,我就把从上海钢琴厂挖来的“宝贝”技术员接到了洛舍。

记得那天大概是下午两三点钟,一艘“轰轰”作响的机动轮船从洛舍的河面缓缓驶来,船上坐着的是来自上海钢琴厂的技术员何水潮、包悦新和技工陈宝福、郑文标。

乡镇企业高薪挖走国企骨干的事件立刻发酵,当年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不过,最终这场人才争夺风波,在国家的支持下慢慢平息了下来。

那时候,钢琴业还不是东衡村的支柱产业。从上世纪90年代起到2009年,东衡村的主业是矿业。矿山开采让村民赚得盆满钵满。但多年过度的开采,造成了环境的恶化。山里到处是大面积的矿坑,道路“尘土飞扬”,河道里“黄水滔滔”。终于,村里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2009年,全面关闭矿山企业。

由于湖州钢琴厂在东衡村“扎根”多年,周边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钢琴制造产业链,村民们纷纷转行从事钢琴产业。就这样,曾经是粗枝大叶的“下里巴人”,今朝从事“阳春白雪”的钢琴制造;昔日触目惊心的大型矿坑,如今竖起一家家琴音悠扬的钢琴企业。

东衡村现在的党总支书记章顺龙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时常交流钢琴产业的发展。这几年,我越发地感受到钢琴产业给这个村庄带来的改变。

因为钢琴,东衡村找到了乡村振兴的路子。村里还专门成立了开发公司在村里建造钢琴众创园。我去看过了,是一幢幢黄色的三层标准化厂房,一共有39幢,可以容纳60家钢琴企业。众创园C区的厂房专门用来出租,目前已经有20多家钢琴企业报名进驻。章顺龙书记跟我说,这些厂房就是下蛋的“母鸡”,今后就等着收获“鸡蛋”,将这些收入分红给村民。

今年我已经72岁了,因为我当年的带头办厂,现在东衡村760多户人家,有四分之一的农户入股钢琴产业,年产钢琴达两万台,产值超过两亿元。村集体经济收入在2017年和2018年均突破2000万元,连续摘得湖州市村集体经济的桂冠。

俗话说: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上海钢琴有限公司面临着效益低迷的窘境,此番与东衡村的合作,将由本地的乐韵钢琴掌握生产与销售权,同时这一举措也很好地呼应了长三角博猫棋牌的潮流,东衡村服务上海老牌企业,发扬传统品牌。

35年前,我们到上海钢琴厂“求”才;35年后,上海钢琴有限公司来东衡村“求”发展。东衡村钢琴产业的发展让我这个“老钢琴人”感到无比的自豪!


24小时热门